一个人客栈

 找回密码
 加入客栈
查看: 344|回复: 0

纳尔逊·曼德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7 09: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零一三年
十二月五日
二十点五十分

夜晚闭上双眼
南非闭上双眼
彩虹之门打开

地球上一切争吵
与枪炮哑口无言
世界变得鸦雀无声
只有强劲西风
从好望角传回噩耗:
纳尔逊·曼德拉,一位尊贵战士
从此回到故乡和荣耀之地

岬角东方2公里处
长明灯塔光耀万里
地球心脏缓缓跳动
葡萄牙人,荷兰人
英国人和形形色色
殖民者的幽灵船
惊恐万状

那束伟大光线
却无人能够准确描述



在黑暗岁月中
橘河比监狱廊道
更漆黑、漫长
比深渊更深邃、恒远
关于它无边的寂静
暗流汹涌,辽阔与深不可测
它的神圣不可阻挡
庄严不可亵渎
关于灯塔旋转的光束
候鸟曾目击但不愿明证

在黑暗里
人们无法证明自己
即使用整个大陆的波纹与褶皱
用东非大裂谷的全部死树皮
用乞力马扎罗山、坦噶尼喀湖
居无定所的云,冰雪,水
即使还用上南非所有的煤炭
你都无法调制成
可供自由表达的墨汁

你无法用蓝鹤忧郁的羽毛
从每一个专注于沉默的黑人脸上
从渴望的眼眸里,从洁白的牙齿上
寻找到正确而丰富的色彩
即使你拥有约翰内斯堡和金伯利的
全部金矿、钻石矿
即使,你手握巨大鲜艳的帝王花
甚至能搅动非洲巨船舷边的落日霞光
你都无法描绘彩虹之国

即使在布隆方丹
在开普敦
在潮热的茨瓦内
月光纯净如洗地白
河流如同延伸的水银
连绵肥硕的山脊
是写满隐秘咒符的黑色纸张

我们都不能从单调的黑白里辨认出
各民族的色彩,无法感知
同病相怜的幸福、狂喜、愤怒、悲伤
伟大的矛和伟大的弯曲者
只能转而佝偻低行——

向覆盖整个地球的根
不停地挖略带甜感的地瓜



比德拉肯斯山巅之树更柔韧的
是暗蓝之上的天空。漫天星斗
是牧神的牛羊与上帝的眼泪
黎明是非洲最壮丽的事物
迄今为止,也是蔚蓝星球最稀罕之物

我们曾经在那片大地找到一位母亲
而一些人却寻觅到财富宝藏
多少猎手曾赤足奔跑在沙漠上
他们的眼神比猎豹的眼神更夺目
他们的沉默比仇恨更令人恐惧

多么伟大的野性与自由
暴怒犀牛,雄壮大象
新娘子一样腼腆的河马
这里曾经是人类的故乡
其狂野之大美
几乎人人都已遗忘

那个孤独的孩子
有一张愤怒的小弓
孤岛囚徒,守望老农
他们却有一张微笑的脸庞

以爱的名义
和以恨的名义出发的
各种肤色的人们
将最终歇息回归和平
结束旷日持久的争斗
与自己的内心和解

雄狮负痛隐去
星星叩响额头
黎明终将来临
朝阳染透金色沙漠
而太平洋、大西洋
印度洋,甚至北冰洋
喧嚣依旧,群兽嘶吼
钢铁、火药和谎言
还要栽下多少个夜晚

而悬崖另一边
是更加辽阔的
鼓荡一千片
希望船帆的
蔚蓝色大海



所有的上帝
和人们一起怀念的

永远是自由灵魂
和仁慈、勇敢的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客栈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一个人客栈

GMT+8, 2018-10-19 18: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